川蟬蟬蟬

低浮上

暑假結束了!
都是暑假出去玩拍的照片
拍的香港夜景失蹤了太難過了
滾去好好學習好好看書啦

置頂

FACE THE FEAR.BUILD THE FUTURE

我是 川蟬。/池冬笙
twi @uni_fuyuseii
子博 @冷冻库  放一些更加雜七雜八的東西
這邊被屏蔽了的都會丟在twi上
讀書去了基本不會出現

戰勇沼沼民
本質阿魯巴吹
雜食
愛好看各位老師產糧

腦葉公司新晉主管
喜歡蕾蒂希婭和大鳥
以及 安保部的悲情美男部長 我愛他.jpg

喜歡雜七雜八的念叨和拍照

地雷:第五人格 雷安雷

其他:彈丸論破/名偵探柯南/怪盜Joker/實況主/唱見/陽炎計劃/惡狼遊戲/獄都事變/終焉書籤

紅尾的勇者

傳聞說,有著紅色長尾的勇者【紅狐】在附近活動。他有一雙鴿子灰的眸,總是閃爍著堅定不移的光。雖是並不高大的身材但卻總能扛起那柄長劍,危難關頭第一時間擋在人們的面前,直面魔物,劍鋒直指其咽喉。

普普通通只想安穩過一輩子的我,不會想到只是去采個藥草也能遇到魔物,更沒想到這大名鼎鼎的勇者會出現在我面前。

當魔物尖銳的爪子撲向我時,黑色的大洞從我的側面展開,隨之出現的是一抹劍光和一道紅影。他栗色的短髮微微飄動著,隨著跳躍與揮劍的動作,只聽到什麼斷裂的聲音后,魔物的爪子消失了。

他穩住重心後略微屈膝,五指輕拂過手中長劍,雙眉緊蹙,眼裡不帶絲毫松懈地擺好進攻架勢。紅色的衣角被風掀起,勇者再度一躍而起,揮動劍身用力砍下。只聽一聲長鳴的哀歎,魔物的身體於空氣中消散而去。

我仍跌坐在地上,不知從哪裡來的粉髮小女孩彎下腰幫我拾著因驚慌而掉落在地上的些許藥草,慢慢地放回籃子裡。

「大姐姐,你沒事吧?」

小女孩的聲音將我從方才的險境中拉回來。我緩過神,盡量擺出平靜的笑容示意自己沒事。勇者擦著汗走過來,捂著自己的肚子好像對著小女孩抱怨著什麼。

「那個、感謝您、勇者大人!還有小姑娘!」

我實在不知該如何用語言表達自己內心的感激之情,只好用乾巴巴的語言陳述著。勇者將長劍收入劍輎之中後擺擺手,雙眼月牙兒般彎起,笑容卻如太陽般令人溫暖。

「沒事啦,因為勇者是大家的希望嘛。」

隨著擺動,袖子從手腕處滑下,露出一小節繃帶。我再次仔細打量這位勇者,他的右小腿上同樣纏著繃帶,脖子上也貼著創口貼。這該是多少戰鬥留下的痕跡呢。我心底再次漾起了對面前勇者的崇敬,比之前聽聞傳言時來得更加深刻。

啊啊,這樣的人,興許便是世界的光吧。

群星墜落之夜

*我流2p克西阿魯
*是給 @小压想成为勇者   小壓的生賀!算是赶上了(?)

「克萊爾西昂克萊爾西昂!把螢火蟲做成燈可以嗎?」

「......不,阿魯巴,他們活不了很久,照明度也不強。不如點篝火。」

「欸——但是感覺用螢火蟲的話會很...那個詞是不是叫羅曼緹克?」

「是羅曼蒂克。」

第一次遇到這孩子,是在河流的岸邊。他奄奄一息,看起來十三四歲的樣子,本就做工粗糙的衣物上有著火焰灼燒的痕跡,紫色的短髮濕漉漉的,可能是剛從河裡被衝上岸來。克萊爾西昂觀察了一下河流的上游方向與地圖對比了一下,發現正是不久前由於露基梅德斯的種種阻撓而沒能及時趕到,最終被魔族的大火燒滅殆盡的村莊。

心底湧上的只有無力之感。

不知出於罪惡感還是什麼,克萊爾西昂沉默地抱起了這孩子,用長長的斗篷擦了擦他的頭髮。紅色的火焰飄搖著,他一步步踏回黑暗的森林深處,內心祈禱著至少給這孩子找到歸宿的村子前,不要再遇到什麼麻煩事。

——本該是要找到歸宿的村子的。

雖說是要找到歸宿的村子,但不知是哪邊離不開哪邊,最後都沒有放手,姑且開始了一起旅行露宿,討伐魔物的生活,說來都已有半年之久。阿魯巴腦子靈活動手能力也快,總是能提前將克萊爾西昂需要的東西準備好,不如說讓旅行更省心了一點,只是偶爾有些天然而已。

克萊爾西昂看著阿魯巴出神地望著草叢上飛動的幾隻螢火蟲只是默默地收拾著行李。

「那那那克萊爾西昂,用星星可以嗎?!星星不會熄滅的對吧!」

把目光從螢火蟲移向天空後像是恍然大悟一般,阿魯巴情緒高漲的聲音把克萊爾西昂嚇得差點把羅盤掉在地上。他蹦蹦跳跳到克萊爾西昂身邊來拉拉他的斗篷,手指著已然漆黑繁星點綴的天空掛上了一如既往的笑顏。

「星星確實不會熄滅。」

猶豫一下,克萊爾西昂選擇了點頭。

「那克萊爾西昂可以幫我把星星摘下來嗎?!」

他歡呼雀躍,圍著克萊爾西昂轉了個圈後滿懷期待地望著他。克萊爾西昂略微有些為難,但從另一角度出發思考幾秒過後他還是點了點頭。阿魯巴眼裡的喜悅之情幾乎快要滿溢出來,一把鑽進克萊爾西昂的斗篷裡緊緊抱住他。

「太好了!!!我最喜歡克萊爾西昂啦!」

「......我也喜歡阿魯巴。」

做出小聲回應後別過頭去,克萊爾西昂裝模作樣地咳嗽幾聲。他蹲下來解開結,用寬大的斗篷將兩人完全罩住。

呼吸聲格外清楚,明明只是狹小的空間,此時此刻不知為何卻感覺宛如宇宙一般廣闊,除了呼吸聲萬籟俱寂,無盡的黑暗中只有魔力製造君的火焰在慢慢搖曳。克萊爾西昂對著阿魯巴伸出手,阿魯巴目不轉睛地盯著,生怕錯過了什麼。

「請讓星星永遠閃耀。」

雖然並不需要,但克萊爾西昂還是說出了這句宛如咒語般的話。

緊接著,狹小的,儘屬於二人的宇宙慢慢亮起來。零零碎碎的星光漸漸從克萊爾西昂的手心閃現,漂浮,懸升,最後佈滿整個斗篷。星屑於墨般的黑中舞動,不時劃過幾顆,又再度消失。阿魯巴睜大了雙眼,星星仿佛也落在了他眼裡,蔚藍色的瞳底閃爍著光輝。

「嗚哇——好漂亮!!!克萊爾西昂好厲害!!!!!」

他樂此不疲地試圖伸手抓住那些不一會兒就消散的星星。克萊爾西昂偏著頭看著他,只是伸出另一隻手拍了拍阿魯巴的頭。

並不是想讓星星永遠閃耀——當然,如果那樣阿魯巴能高興的話更好。自己真實的,埋在心底的願望,只是想讓這個人閃耀。想讓他總是幸福的笑著,總是無憂無慮,總是能對自己說出那句「最喜歡」。就算這些條件不能做到,就算做最壞的打算要分開,只要他能快樂就行。不必同太陽一般耀眼,同月亮一般無暇,只要像顆普通的星星一樣,在某個地方過著想要的生活就已經十分足夠了。

...請讓星星永遠閃耀。

克萊爾西昂再次默念這句話。阿魯巴抓住克萊爾西昂仍蓋在自己頭髮上的手,輕輕握著他的手腕將他寬大的手掌放到自己臉頰邊。長年握劍的手在虎口處起了一層薄薄的繭,掌心的溫度給人以安心的感覺。克萊爾西昂並未理解阿魯巴的行為,只是安靜地等待著阿魯巴。

「我向星星起誓!」

他撫上克萊爾西昂無名指的指關節。

「不管是貧窮還是富有,不管是疾病還是健康,不管是年輕還是衰老,直到死亡將兩人分開——」

「我都會一直愛著克萊爾西昂!」

「......」

太過突兀讓克萊爾西昂著實受到了震驚。但看著阿魯巴認真的神情以及那眼底閃耀著的星輝,克萊爾西昂仍是不由自主地展露了自成為勇者以來極少有過的,發自心底的笑意。

「我也愛你,阿魯巴。」







——
本來是完全不同的走向但我去寫了一會兒作業回來後發現劇情完全圓不上來了於是全推翻了,又發現時間不夠了就趕緊寫個短篇...有點趕!!(土下座)

海洋王國

圖5那個魚卡住了。我站他旁邊看他在石頭縫邊掙扎好久我雖然很想笑但還是忍住(....)

係珠海喔

別れ前

ooc預警,我也不知道我在寫什麼




「你想過去死嗎?」

就那樣,踏著細沙走到海裡,冰涼的海水漫過膝蓋,肩膀,最後是頭頂。或者是和著喜歡的飲料吃掉一瓶安眠藥躺在地上,等著窒息而死。還有最直接的,走上教學樓的天台爬過鐵欄杆,站在邊緣一躍而下。

神木律抱腿坐在椅子上晃了一會兒後開口問道。還是同往常一樣,她貓著背咬著波板糖,翠綠色的眸子帶些慵懶。新村洸抱著他的寶貝電腦,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也不作聲響,只是將目光移回電腦熒幕繼續啪嗒敲打鍵盤。

「我說洸,你聽我說話了嗎?」

她從椅子上一躍而下,抬腳掃開新村洸的拖鞋。多大的人了,還和個沒人回應就生氣的小孩子一樣。新村洸歎了口氣,合上電腦抬眸對上她的雙瞳。

「想過啊。走投無路的時候誰都想過吧。」

他細細思考了一下對方的問題作出回答後露出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好像死只是什麼同吃飯睡覺一樣普通的事情。神木律明顯對這個回答不滿意,皺著眉也順勢倒在了沙發上,抬頭望著天花板。

這幢封閉的建築總是讓人有股不寒而慄的感覺,越來越少的人數也讓人對將要面對的現實感到不安。這種情況下問這種問題...?該不會想要幹脆自我了斷吧。新村洸挪了挪位置靠在沙發的邊緣,露出慣例的招牌嘲笑表情。

「怎麼,就你這種沒心沒肺的小矮子還想這種事情?」

「你才是沒心沒肺的小矮子啦!我也有認真考慮過這種事的。畢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被殺死啦——」

神木律翹起二郎腿倚在沙發上悠閒地晃著手中的波板糖,將新村洸給出的回答細嚼慢咽後也嗤笑起來。

「嚯——沒想到電腦小天才新村洸還有走投無路的時候喔?」

「就你都還考慮過死這種事,我就不能走投無路了嗎。」

新村洸側目。神木律避開他的目光,低頭手指纏上垂下的幾縷綠髮。

「就算我以前想死,現在根本就不想死啊。我妹妹還在等我出去這個鬼地方給她慶祝生日呢。」

她抬手摸了摸帽子。新村洸注意到了這個小動作,想起上次倫太郎拿走了這帽子后這個人著急到要哭出來的樣子才恍然大悟,緊接著他猶豫了一會兒,但還是出自本能地伸手揉了揉神木律的頭。

「?!你幹什麼?!」

像受驚的貓一樣,神木律從沙發上跳下後弓著背瞪著新村洸,又露出了上次被拿走帽子時那種氣惱的表情,只是這次多了些別的情愫。她咽了咽口水,竭力掩飾掉自己一瞬間露出的慌張與些許害羞。

「......我在想,如果我們都能活著出去,妳也會像對妳妹妹那樣對待我嗎,比如來給我慶祝生日之類的——」

像珍惜妳妹妹那樣珍惜我。新村洸將真正的話語扼在咽喉,作出漫不經心的樣子再次打開電腦。神木律遲疑了兩秒來理解新村洸的話,明白其中意思後別過頭去捂住自己紅透的臉頰,本來清醒的腦袋突然滿是漿糊。她急急忙忙想要離開大廳,走到門口時卻還是停留在原地,支支吾吾一番後只是大聲喊道。

「那你就不要死在這裡了拖鞋IT土男!」

她跑出了客廳。新村洸露出無可奈何的苦笑,目送她離開。

深圳的藍天喔